欢迎光临AG百家乐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AG百家乐 > AG百家乐 >
AG百家乐 豪华邮轮如何保障卫生安全?我们和有海乘工作经验的人聊了聊
发表于:2020-02-29 02:31 分享至:

“可能年轻人不太能接受得了长期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生活,所以邮轮70%的乘客都是中老年人。但其实我还挺喜欢的,因为在船上,你不用想任何陆地上的事情,不用去维持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做好自己就好。”

带着这样的疑问,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栏目找到了3位有海乘工作经验的朋友,听听他们的经历,了解海上航行中的真实生活。

“有一次我去给客房部门帮忙,我们都穿上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到客人的房间,帮他们清理生活垃圾,床铺床褥拿出来送去洗衣房洗。”

“所以在航行途中,我们能做的就是清洁和排查,尽量控制病情,但也不能说做到万无一失,比如有客人瞒报等等,毕竟我们是一个服务行业,并不是以医疗为主的机构。”Benjamin说。

皇家加勒比绿洲号船内一角 王雨 图

王雨(海乘工作1年):“在邮轮上,我也遭遇过病毒大爆发”

“餐厅的清洁上通常要经过三个流程(专门术语叫做‘ 3-bucket System’)。第一遍使用带泡沫的水洗刷,第二遍用热水,第三遍用漂白剂。肢体容易接触到的桌面和电梯按钮,都要用两种清洁剂,先除尘后消毒。”

“但它出港比较早,邮轮公司在1月中下旬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病毒传染性这么强,因此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船上,我们通常把这种由诺如病毒等引起的传染病,称做‘GI(全称为:gastrointestinal ill)’,从症状上看,它很像‘肠胃感冒’。在邮轮上,GI的发生频率相对比较高,感染情况也比较严重。”

“钻石公主号事件”发生后,邮轮成为舆论焦点,人们关心乘客安全的同时,也有很多疑问:为什么邮轮会爆发这样大规模的传染病事件?面对大规模传染性疾病的发生,邮轮真的无能为力吗?船上的工作人员会采取怎样的措施?乘客应该如何保护自己?茫茫大海上,豪华邮轮到底安全不安全?

2019年1月12日,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皇家加勒比绿洲号发生了大规模的诺如病毒感染事件,475名乘客和船员被感染。疫情爆发后,邮轮采取了紧急措施,提前一天返回位于弗罗里达州中部的母港。而王雨恰巧也在这艘船上,亲历了这场突变。

“进入中国市场以来,邮轮业又主要集中在沿海第一阶梯,也就是‘北上广’这些城市。前些年包船游比较多,比如旅行社的长者团、还有微商包船做代理活动等。 但总体上看,邮轮业在中国呈现比较明显的上升趋势,有更多大众豪华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南星说。

“应对GI,我们有一套专门的措施叫做OPP,也就是“outbreak prevention plan”的缩写。我们会根据感染者数量,把疫情分为三个OPP等级,比如OPPLV1表示没什么人感染,但我们也要进行日常清洁。升到LV2则表示GI病例数占乘客及船员总数的0.5%或者六小时以内出现六名患者。如果再严重一点, GI病例数占乘客数的1.5%或者船员数的1%时,全船的OPP升至LV3,这就是最严重的情况。”

“餐厅部门的服务人员分为好几个等级AG百家乐,我当时的职务叫做“Restaurant attendant”(即餐厅服务员AG百家乐,实际上是一个需要在各种餐厅之间轮转的职位)AG百家乐,基本工资差不多800美金起,如有客人给小费,收入还是比较满意的。”

南星(海乘工作10年):长远来看,邮轮的发展还有期待

“其实在考证的时候,我们已经学了一些关于船舶安全的知识,例如遇上触礁、风浪等紧急情况时,应该如何应对。更极端的情况比如全员弃船时,如何穿着救生衣跳水等等。”王雨介绍道。

在船上你不用想任何陆地上的事情。 王雨 图

海乘每一次的工作合约都是根据部门性质制定的。王雨所在的餐厅部门工作周期大概8个月左右,一周7天,一天工作10个小时,基本没有全天的休息。

王雨觉得,海乘的工作虽然辛苦,但仍然让她学习到很多,回望海上的日子,她看到了自己的成长。

如果遇上美国港口的“大检查”,工作量更是要翻倍,平时可能上班就10个小时,但那天可能要工作12个小时,餐厅所有的餐具都要在前一天晚上放进消毒水里浸泡,到第二天再拿出来用。

近几年,越来越多大众豪华品牌进入中国市场。 南星图

船上的自助餐厅。疫情发生后,自助餐厅也会关闭。 王雨 图

受疫情影响,Benjamin所供职的邮轮已经停航 Benjamin 图

钻石公主号事件发生后,南星也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自己的文章,关注着事件的动态,同时来找她咨询邮轮安全问题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一位导游在朋友圈里分享说道:来自上海的7名中国籍乘客在1月27日邮轮行至越南岘港时,因为国内疫情爆发,被船方强制要求下船了。

南星表示,钻石公主事件出来后,现在凡是涉及到亚洲市场的邮轮公司,不管是高档的还是中低档的,或者打擦边球的航线,现在几乎全部都停掉了。

“其实现在这段时间属于邮轮的淡季。因为对于北半球来说,天气相对暖和的时候,大家才喜欢出行。而钻石公主号也已经不在中国市场做母港了,主要跑的是东南亚航线,这次‘擦边’了一些中国的城市,比如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等,与常年在国内做母港的邮轮相比,风险并不算最大的。”

Benjiamin(海乘工作5年):控制邮轮疫情,最重要的是诚信

王雨所在的皇家加勒比绿洲号,被称为“目前全球最大、造价最高”的豪华邮轮,最多时可容纳6296名乘客及2000名船员。据王雨介绍,船上大概有二三十名中国籍员工,比较多的是来自印度、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墨西哥的外籍员工。上船的第一周,所有员工都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培训,了解船上的设备、整体结构、船舶安全、消防等知识。除此之外,每周还会进行逃生演习等。

上升至LV3,邮轮就不能再航行了。由于船上空间比较小,病毒传播很快,这时候,全船的海乘都要加入日常清洁的大部队中, 24小时不停地消毒,直到OPP等级降低。

“当时我们正在开回母港的航行中。已感染的客人只能隔离在房间,由我们来送餐。送餐时会全部使用一次性餐具,并装在特殊的红色袋子里,用以区分。其他客人进入餐厅时,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给客人挤洗手液,消毒过后,才能进去吃饭。自助餐厅关闭,客人不能自助取餐,必须由我们来进行分餐,甚至夹菜用的夹子都要15分钟更换一次。”

“如果要做海乘,你必须要通过四项考试,也是我们俗称的‘四小证’。不管是水手,还是乘务员,这四张证都是必须的。”

钻石公主号上,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清洁工作 日本网友@data_tw 图

起初看到这条内容后,许多人都会很生气,不理解为什么邮轮公司会采取这样的行为,不过对此,南星有自己的分析。她说:“首先,钻石公主号上的乘客中,中国大陆乘客的确很少。其次,不同国家的港口检疫标准不同,船方有时候也是挺无奈的。比如,下一个港口是越南,如果越南不允许中国公民入境,在这种情况下,邮轮的确可能会选择在前一个港口让中国籍乘客下船。现在每天疫情都在不断变化,规定也在变化,要看邮轮如何与当地进行协调。”

“船上的医疗物资和医疗水平有限,一条船上医生和护士加起来也就五六个人。像绿洲号这样大型的船,也不会超过10个。船上的医疗能力只能处理一些打针吃药的小毛病,如果乘客突发严重疾病,我们会临时停泊到最近的港口,把他送到陆地上的医院治疗。 ”

Benjamin和同事在宿舍里聚会。Benjamin图

“当时和同事聊天,我们就感叹,‘真的是什么事都被我们赶上了’。其实一般到LV2的时候,大家已经很警觉,因为知道它的严重性,马上采取各种清洁措施来避免到LV3,所以这样的失控情况并不多见。”

“我是正常休假,在疫情爆发前回到武汉。我的另外一个武汉同事,本来正好是疫情期间上船,但当时飞机已全部停飞,于是公司允许他把假期延长,等疫情过去之后,再重新分配任务。”

每天晚上九点左右,当客人用餐结束散去后,王雨和同事们就开始了一天里最后的清洁工作,常常持续到凌晨一点多结束。第二天早上,会有上司检查,不合格的话,要重新做一遍。

“在船上,走了那么久,去了那么多地方,每次回来都觉得武汉发展得是那么快,希望疫情快点过去,我回来都一个月了,还没吃到一碗热干面豆皮呢。”

Benjamin表示收到警告单的那次,自己只是有轻微的腹泻症状。但他后来认识到在船上如此封闭的空间里,任何小小的细菌或病毒都不能放过,一旦传染蔓延开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基本标准是任何时候都必须先洗手。一天洗两次澡,衣服必须每天勤洗勤换,换下的衣服要拿到专门的地方去洗。餐厅和其他部门不一样,我们接触的是食物,所谓‘病从口入’,所以要把自身卫生条件提升到最高,以防有什么病菌从我们身上带入到客人的食物中。”Benjamin解释道。

“船上的医生给我测了体温、化验、开药,让我赶紧回到寝室进行隔离,同寝室的室友也必须搬到别的房间。接下来的隔离期间,每天会有专员对寝室进行1~2次的消毒,医生每天给我打电话确认是否还有症状。隔离时间最短是48小时,如果中途还出现症状的话,再续加48小时。我曾经最长被关了4天。按照规定,只有确定病完全好了,才能解除隔离。”

南星结束10年的海乘生活后,目前从事线上咨询服务和知识分享。南星图

餐厅部门这时也非常重要,Benjamin和同事们会将客人与餐台隔开大概一米,由工作人员分餐到每个人的盘子。 如果客人在餐厅出现呕吐,工作人员会把距离客人所在位置直径7米以内的范围全部隔离掉。”

有人担心,国际邮轮公司会不会全面撤出中国?中国的邮轮业会不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王雨在天津读大学时,学的是旅游管理。2018年毕业那年,她得知天津的一个海事学校正好与皇家加勒比有官方合作的关系,出于对海乘工作的兴趣,王雨报名了。

根据国际公约的要求,国际海乘人员必须具备以下海事证书:基本安全培训合格证、客船海员特殊培训合格证、保安意识培训合格证和国际航行船舶船员专业英语培训合格证。除此之外,上船工作时,还需要具备如国际航线船员服务簿、海员证书、海员健康证、卫生检验检疫局的健康证明书、国际预防接种证书等证书。

GI的确是在船上最常见的传染疾病。Benjamin在职业生涯里,经历过两次严重的OPP LV3。当时船仍然在行驶中,被感染的乘客必须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工作人员把餐食送过去,并且提供免费的Wi-Fi,电视机里的收费频道也会变成免费,这么做都是为了让乘客尽量别出门。

虽然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避免,但南星相信,经过这次危机后,邮轮在物资方面会加强储备,比如口罩、手套、防护服等一些必备的医疗物资。针对飞沫传染的疾病,船方也会提供船员一些专业培训,在今后处理类似问题中会更加成熟。其实通过这次事件,也让更多人了解到邮轮旅行的存在,“现在来看负面信息多一点,但从长远说,对邮轮的发展还有一定益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要成为国际海乘人员上船工作,必须具备的一些资格证书。 资料 图

因此,Benjamin认为在邮轮的疫情控制上,最重要的是诚信,不管是乘客还是船员,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千万不要瞒着,一定要及时上报,这样才能更有效地预防疾病的扩散。

2019年1月,皇家加勒比绿洲号发生了大规模的诺如病毒感染事件,475名乘客和船员被感染。 视频截图

钻石公主号事件之后,邮轮业遭受了巨大打击。据《时代周刊》报道,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分析说,某些邮轮公司因为取消航次直接损失在7-10亿元左右,小型邮轮公司的损失也在5000万元左右,而为邮轮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应商、企业等,相关损失初步预计在10亿元左右。

Benjamin在邮轮餐饮部负责“Waiter Assistant”的工作。在他眼里,邮轮在卫生管控上十分严格,比如每周定期三天大扫除,回到母港还要进行一次深层清洁。同时,对于员工的个人卫生也有非常严苛的规定。

“相比于陆地来说,船上的卫生标准是真的很严格。以餐厅部门为例,我们每天都要清洁,每周一次大清洁。停留到美国港口的时候,为应对美国检疫局的检查,还需要进行一次大扫除。”

“所有东西保持干净,是最基本的标准。冰箱里没用完的食材、咖啡的奶泡,都用专门的工具去测量它的温度,看它是否符合存放的温度标准。还有洗手池,检测员会用温度计去测洗手池的水温是不是达到了符合标准的水温等。 ”

“类似钻石公主号这样的病毒,我在航行中没遇到过。但如果从防疫本身来说,如果员工生病,我们第一时间要向上级汇报,然后进行自我隔离,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曾经有两次因为上报不够及时,得到过一张警告单。如果收到三张警告单,基本上就会被开除。 ”

2018年的3月份开始,离上船还有大半年,王雨开始在中介那里接受一系列培训。由于当时应聘的是餐厅职位,考完四小证后,中介又安排王雨去酒店实习,学习餐饮服务的技能。实践过程中,船方派人对王雨进行了面试。等所有面试都通过,船期的安排下来,就可以办理签证、体检等手续。

相比较王雨和Benjamin,南星在海乘的资历算得上是“老前辈”。在海上工作了近十年,去年南星回归陆地,一边照顾家庭,一边开设自己的自媒体,从事线上的海乘工作咨询服务和知识分享。

“我们这艘船从首航以来,一直在中国和日本之间跑,去年11月份开始把原天津母港换成现在的新加坡母港,然后跑了东南亚的一些地方。但现在因为疫情的影响,这艘船好像已经停了,不接受新的游客了。”Benjamin介绍道。

海乘,即“邮轮乘务员”,专指在邮轮上工作的非航海驾驶部门的所有工作人员,换句话说就是那些受聘于国际邮轮公司,在邮轮上为游客提供服务的员工。

今年是Benjamin做海乘的第五个年头。疫情爆发前,他结束了工作,回到了武汉老家过春节。没想到,这场始料未及的病毒爆发不仅让他的家乡,也让他的工作成为舆论漩涡中的焦点。

“回到母港后的第二天,把客人安全疏散后,我们还要对船再一次进行内部清洁。 ”王雨说。

“邮轮不像飞机那么严格,80岁以上老人需要出具详细的健康证明,邮轮只要你觉得自己身体OK,就与船方签署一份免责协议,然后就可以登船。上船后,如果出现了紧急情况,比如中风、心脏病等等,则需要客人负全责。如果需要救治,船方可以提供直升机联系、紧急港口停靠、上岸送医等服务,但是这些费用可能需要自己承担。”

听听海乘人员的经历,了解豪华邮轮如何保障卫生安全。 资料 图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让人看到传染病的可怕,其实在邮轮上,除了呼吸道感染之外,最常见的传染性疾病还包括胃肠道感染、流感、水痘等。其中,容易引发胃肠道感染的诺如病毒被称为“邮轮疾病之王”。据美国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统计,从2008至2014年,至少有13万邮轮乘客被确诊为急性胃肠道疾病。仅2019年,被报告的10艘国际邮轮中,8艘船上爆发的传染性疾病由诺如病毒导致(注:诺如病毒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病毒,可以通过人类接触以及被污染食物或水传播,其主要症状为恶心、呕吐、发热、腹痛和腹泻,严重时可因腹泻脱水致死。)。

2009年毕业后,南星开始进入邮轮公司工作,先后经历过餐厅、前台和销售部门。在她眼里,邮轮旅行比较人性化的一点是:不会限制乘客上船的年龄。

诺如病毒感染事件爆发后,皇家加勒比公司对受影响的全体乘客进行了全额退款的处理,包括接下来的几个被中止的航程。王雨觉得对邮轮公司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其实邮轮业发展这么多年,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天灾人祸,只是这次关系到国内的疫情,大家关注度会更高一点。像2011年‘311东日本大地震’、2015年韩国爆发中东呼吸综合症等,我们经历过港口取消的各种危机。 ”

Benjamin目前所供职的邮轮叫“海洋量子号”,隶属于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公司。据该公司的官网介绍,“海洋量子号”作为量子系列中的第一艘邮轮,可容纳4180名乘客,是世界上最大的十艘邮轮之一。疫情发生后,多家邮轮公司公布了停航消息。据皇家加勒比1月23日的官网发布,2020年1月24日、1月28日及2月2日从新加坡母港出发的“海洋量子号”航次已被取消。

因此,南星认为对于乘客来说,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还是在出行前买一个适合自己的保险。

2018年9月,王雨从美国奥兰多的母港上船,开启了人生中第一趟海上之旅。幻想跟着邮轮满世界跑,王雨的心情十分激动,然而海上无忧无虑的日子背后,海乘的工作却比想象中辛苦得多。

原标题:1962年,毛泽东的坐骑小青马被制作成了标本

  双黄连真的有效吗? 我们半夜联系了上海药物所